贫富悬殊与竞争失衡,足球已经忘了最初的模样

原标题:贫富悬殊与竞争失衡,足球已经忘了最初的模样

目前足球这项运动正在经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期——足坛贫富悬殊、竞争失衡。《独立报》记者MiguelDelaney就通过大量的采访和调查,分析了足球为何会发展到这一步,并谈论了超级富豪主导足坛的情况是否会持续下去。

“我们并不想要更多的‘蓝狐奇迹’。”这是一位英超BIG6球队的高级官员,在伦敦一家高档酒店里发表的言论。而你听到这样的言论,肯定能够想象他当时的情绪。

“足球历史表明,球迷们总是喜欢大球队赢得最终的胜利。”这位高级官员对在场的商界人士和媒体记者说道,“一定程度上的不可预测性是好事,但更平民化的联赛,对足球商业没有好处。”

那么,这是损害了谁的商业利益呢?为什么人们会有这样的看法?显然,这就是目前足坛遇到的最大问题之一。

其实英超BIG6球队并不必为此感到担心。原本“蓝狐奇迹”就是一个特例,现在想要复制它,已经难上加难——换而言之,一支非精英球队想要夺得一个重要赛事的冠军奖杯,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正是因此,2015/2016赛季的故事会如此特别,如此让人惊讶。

前皇马主席卡尔德隆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所坚称的那样:“足球一直都是这样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卡尔德隆的说法是有问题的。足球并没有一直保持原来的样子。足球的每一项指标都表明,它处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糟糕得多的水平。而且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甚至有无法复原的危险。

本次特别报告将揭示:足球已经投入了超级资本的怀抱,并已在足坛造成了日渐悬殊的财富差距,它正在摧毁这项运动最具魅力的不可预测性。当下足球比赛不可预测性的消失,并非是因为顶级球队能够毫无悬念的赢得比赛(就如同以往那样),而是因为一小部分超级富豪球队拥有巨大的财富,为他们的前进保驾护航,使得他们赢得的比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进球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打破的记录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足球比赛,导致足球这项运动发生了变化。

这就是资本涌入足球世界所带来的结果,它意味着你甚至需要达到最低门槛(根据德勤的数据,2020年的最低门槛为4亿欧元)才能够在各项赛事中展开竞争。另一方面,当像利物浦、曼城这样的球队将自身优势发挥到极致,这种差异就会产生放大效应,使他们与其他球队在比赛中的差距就变得更大。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如此之多的历史纪录,一次又一次被刷新。

曼城这样能够将自身优势发挥到极致的球队,会越来越强

过去十年间,超级球队的崛起几乎伴随着巨额财富的增长,就如同下面所列举的情况一样:

● 西甲再次出现三冠王

● 德甲首次出现三冠王

● 意甲首次出现三冠王

● 英超首次出现本土赛事三冠王

● 四年内,法甲三次出现本土赛事三冠王

● 42年来,欧冠联赛首次出现三连冠

● “赛季不败”的壮举接连在意大利、葡萄牙、苏格兰以及其他七个欧洲联赛中出现

● 目前,欧洲54个联赛中,有13个联赛存在一家独大的情况

往前几十年,这样的壮举看起来真的很难实现。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间,它们开始频繁出现。或许在未来还会有更多类似的事情发生。而且即便不说,我们也能猜到,这样的壮举几乎都是由最富有的球队来完成的。

巨额财富能够帮助球队收获更多表现出众的优秀球员,从而为球队带去成功。

虽然还有曼联、阿森纳和莱斯特城这样的特例存在——前两支球队在转会市场上投入很多,可本赛季表现并不理想。莱斯特城投入较少,但表现却让人眼前一亮——但用这样的特例来驳斥金元时代足球已经变味,就好比用几天的寒冷来驳斥全球变暖的趋势,这是站不住脚的。

强者越强,弱者更弱,这种大趋势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这种趋势在顶级球队之间也形成了巨大的争论。

曼联的情况只是一个特例,并不能反映当下足坛的大趋势

日益增长的担忧

欧足联主席塞弗林在谈论2020年度基准报告之时,就说到“足球全球化导致的收入两极分化”会带来的“威胁”和“风险”。当德勤在足球财富报告中警告“足球比赛的结果受到现有财富的严重影响”,以及对这项运动的长期价值至关重要的“诚信”和“不可预测性”产生威胁之时,事情就真的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西甲主席哈维尔-特巴斯的言辞则更为激烈,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不出几年时间,我们整个行业都会崩溃。”

目前它正在悬崖边摇摇欲坠,因为这个核心问题还引起了太多其他正在发生的问题:精英阶层以外的球队财务状况变得更加不稳定;超级球队与其他球队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各联赛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欧足联与国际足联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之间发生冲突。整个足球世界,都变得暗流涌动。

《独立报》了解到,财政不平等的问题是目前足坛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且这问题在上个月有了明显的爆发。一位来自于高层的消息人士更是直白的表示:“我们现在必须遏制这种趋势。球队财富差距在每个赛季都呈指数级增长。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尽快做出应对。因为这样的趋势有可能破坏世界足球生态系统。”

虽然这个“生态系统”目前还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但它远没有我们所想象的,比赛所反映出来的那样平衡。

金元时代的足球,原本足球最独特的魅力——不可预测性——已经被侵蚀。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明白。

众所周知,足球是一项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的运动,任何球队都能够去赢得比赛。进球之所以珍贵,是因为有时候只要一粒进球,就能够让比赛在令人满意的表现与惊喜的结果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

拜仁在德甲的霸主地位已经很难被撼动

纵观足球比赛的历史,大部分时间里,足球的不可预测性能够带来更大的“意外”。因此曾经德甲冠军并非总是属于拜仁,有时候也会属于凯泽斯劳滕、不莱梅和沃尔夫斯堡这样的球队。

正如克鲁伊夫曾经说过的那样,足球是一场“由失误左右的比赛”。这就体现出了足球不可预测性的重要性,然而超级资本正在侵蚀它这独特的魅力。

被欧足联形容为“国际联军”的超强球队,在比赛中犯错的可能性已经降到了最低。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们才会如此关注洛夫伦在对阵什鲁斯伯里之时错犯下的错误——任何一次失误都变得更加引人注目,因为这样的失误在当下足坛真的太罕见了。

南安普顿前执行主席尼古拉-科特斯曾说:“现在可能还会有一些奇怪的惊喜,但现代足球就是这样发展的。那些顶级球队已经成为了金钱怪兽。”

虽然所有球队都希望扩大自己的全球影响力,但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又使得越来越多的资源汇聚到少数顶级球队的身上,因为它们是唯一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的球队。

与其说这样的球队有1%,不如说这样的球队其实只有0.01%。

金钱并不能够确保成功,但问题是,大量的资金——到2020年,估计起价就是4亿欧元——是竞争中最重要的“必需品”。

当今足坛存在11支超级球队(收益情况和商业收入数据)

强者衡强,弱者更弱

为了理解巨额财富对足球比赛到底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曾经足球的模样。上世纪八十年代,可以说是金元足球刚刚萌芽的阶段。正如许多人所说的那样,在那个时代,足球“几乎不以盈利为目的”。

那个时代的利物浦所向披靡,而且看起来他们的“统治”是如此自然。他们并没有投入过多的资金。1982年英甲联赛的电视转播合同仅为520万英镑,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所有赛事的国际转播费用仅5万英镑。 最富有的顶级球队,他们的球员工资也没有超过最差球队的三倍。这也意味着曾经一段时间里,英格兰收入最高的两名球员,居然是来自于布莱顿和埃尔比恩的迈克尔-罗宾逊和史蒂夫-福斯特。

同时这意味那时候能够跻身英格兰顶级联赛前四的球队多达13支。在欧洲冠军杯层面,有机会夺得冠军的球队多达12支,包括阿斯顿维拉、布加勒斯特星、埃因霍温和贝尔格莱德红星这样的球队。

事实上,当时足球只不过是一个资金投入很小的行业,并不会出现类似如今这样的不平等问题。

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一些简单的数字就足以说明其中的问题。

目前英超联赛2019年到2022年的电视转播权总价84亿英镑。目前,欧冠联赛的奖金总额为20.4亿欧元,而10年前仅为5.83亿欧元。世纪之交的曼联,营收只有1.17亿英镑,但到了2018/2019赛季,他们的营收达到了6.271亿英镑。同时,整个足坛都在经历着这样的变化。正如大卫-戈德布拉特在《足球时代》一书中所描述的那样,欧洲足球如今产生的收入超过欧洲大陆的出版业或者电影业。

金钱造就了这一切,而更多的资金涌入足球世界,将进一步拉大这样的差距。

再说球员工资的问题。英超联赛最高球员工资与最低收入之间的差距已经从1992/1993赛季的2.85倍上升到了上个赛季的4.7倍。在西班牙,这一差距高达17.2倍。而在一些中等规模的联赛中,“贫富差距”更是超过了20倍。

英超联赛中球员薪资水平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

球员工资对于球员表现是有着至关重要作用的。曼城首席执行官索里亚诺在他的书中写道:“签约最昂贵的球员并不会自然而然地为球队带来良好的效果,真正产生利好作用的,是阵中最好的球员得到了他们应得的薪资。”

能够签下好球员是一回事,能否留住他们,又是另外一回事。而这也就是顶级球队与普通球队的真正差距所在。就如同科特斯所感慨的那样:“我有签约球员的钱,但没有钱留住这些球员。”

这种差异最终导致了球队成绩上的差异。因此,足球的不可预测性开始消失。

如果我们将这些数字放到一起,则能够说明更多的问题,并描绘出一幅令人震惊的画面。

每项指标都表明,与30年前、20年前,甚至10年前相比,现在欧洲各联赛的结果已经变得更加容易预测了。

你可以从最顶端的那个部分入手。在五大联赛中,冠军球队所需的平均积分正呈直线上升。

三十年来,五大联赛冠军球队的平均积分增长趋势

从大趋势来看,英超联赛的变化或许并不是那么明显,但如果你关注过去三个赛季,便会发现,这样的变化其实相当明显——而本赛季利物浦可能还会进一步加剧这样的变化。

很多人可能会因此归结为瓜迪奥拉与克洛普等优秀教练所创造的夺冠标准。但请注意,无论是利物浦,还是曼城,他们的收入也都是非常可观的。从工资与联赛成绩的相关性来看,夺冠分数的不断上升,也代表着最富有的球队能够赢得更多的比赛。在此之前,拜仁从未连续三年称霸德甲,但现在他们已经取得了七连冠的惊人纪录——这也是德国历史上最长的联赛制霸纪录。同时,欧洲足坛还有其他七个与拜仁有着相似情况的球队。

欧洲足坛有八支球队在各自联赛形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

在克罗地亚,萨格勒布迪纳摩赢得了过去14个赛季中的13个联赛冠军。爱尔兰的邓多克则是在六个赛季五次夺得了联赛冠军。要知道,这样的情况曾经真的是非常罕见。从顶级联赛到奥地利联赛这样中等规模的联赛,再到几乎没有什么关注度的安道尔联赛,现在一两支球队统治联赛的情况,都凸显出了问题的严重性。

此外,欧冠联赛的影响力(丰厚奖金的影响力),也成为了一个极为深刻的问题,同时也成为了造就顶级球队与普通球队之间差距的一个重要因素。

获得欧冠席位的难度只是这种差距的其中一个表现。

上世纪九十年代头五年,收获过英格兰顶级联赛前四的球队,比最近20年拿到过英超联赛前四的球队还要多。2010年到2019年期间,一共有7支球队拿到过英超前四,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13支球队拿到过联赛前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则有15支球队拿到过联赛前四。其他联赛中也存在着这样的问题,而且这样的问题并非仅限于五大联赛。

三个十年里,欧洲五大联赛有多少球队拿到过联赛前四

换而言之,就如同冠军争夺一样,财富的增加,球队想要收获欧冠参赛资格的准入门槛也被提高了。

近三十年,欧洲五大联赛球队想要夺得联赛前四,大概需要多少分

而且,不仅仅是因为最富有的球队能够赢得更多的比赛,现在的他们正在以一种滚雪球的方式在不断收割胜利。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正常的情况会愈发让球迷们觉得是一种正常的情况。现在,最富有的球队能够收获一些惊人的比赛结果——曼城8-0沃特福德,拜仁6-1美因茨和不莱梅——这样的情况在过去真的非常罕见。甚至连五球大胜的情况,也是不常见的。

三十年来,欧洲顶级联赛最富有球队取得三球以上的大胜,占所有比赛的比重

看看目前英超联赛中最富有的四支球队——自英超联赛开始以来,它们的表现就有别于其他球队——现在他们有超过五分之一的比赛能够以三球以上的优势取胜。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这一比例仅略高于十分之一,约为12.6%。放眼欧洲足坛,这样的情况在西甲两大豪门之间有着最明显的体现。他们在不少球迷心中就是胜利收割者。皇马的“Asi gana el Madrid(皇马就是这样赢球的!)”就是指球队无论在比赛中做了什么,他们总能找到自己赢球的方式。他们和巴萨一样,三球以上的大胜概率已经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20.5%上升到了现在的37.8%。

“贫富悬殊”所造成的球队实力差距,从大趋势上来说,这绝对是不可否认的。

所以卡尔德隆说“足球一直都是这样”,确实有失偏颇。就连索里亚诺在自己的书中也写道:“经典的‘这就是足球!’言论违背了逻辑,也忽视了现有的事实。”

足球的世界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而且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可能还会有更加糟糕的情况出现。

金钱所致的足坛恶性循环

英超诸队的代表在一次会议上讨论了英超电视转播费用的分配问题,身为英超BIG6球队老板之一的列维只是用了五个词:“我们只想要公平。”约书亚-罗宾逊和乔纳森-克莱格在《俱乐部详解》一书中也描述了当时的场景:这位热刺主席对每一个持有反对意见的人,都重复了这句话。

问题争论的焦点在于,BIG6球队是能够吸引国际目光的球队,那么他们是否应该得到更多的转播费分成。非BIG6球队显然不愿意自己的收益被摊薄,他们认为英超最吸引人的基本原则就是平等, 并认为这样差异化的分配方式将会造成更大的“贫富差距”:BIG6球队得到的钱越来越多,他们会越来越强,对球迷的吸引力会越来越大。他们能够签下更好的商业合同,球队也会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有魅力。而这样一种循环,会让英超联赛各球队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一位来自高层的消息人士表示:“他们谈论这种威胁已经20年了,每次有关于收入分配的讨论,他们都会将其提上议程。”

英超非豪门球队的生存现状,愈发让人感到担忧

显然,这种困境——在足球世界里依然存在,而且还在不断加深——是导致足球走向崩溃边缘的一个缩影。

现在足球世界已经笼罩在资本主义的阴影之下,但更为复杂的问题时,最具影响力的利益相关者,已然完全接受了这样的情况。

几乎没有任何阻力或者监管,这本身就给了那些财力雄厚的球队更多的机会。顶级球队之间的“军备竞赛”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已经恶化到了什么样的危险境地。正如戈德布拉特向《独立报》表述的那样,当下一个重要问题是,在管理者意识到有必要采取行动之前,不平等就已经“深深植根于全球足球基础设施之中”。

英足总曾有一条这样的固定(第34条规定),球队禁止向董事支付薪酬,并限制球队向股东派发股息。为了成为一支在股市上市的球队,热刺及其顾问询问是否能够成立一家控股公司,以规避第34条规定的限制。英足总并没有反对这样的操作,甚至可以说他们对此置之不理。与此同时,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比赛收入分配也发生了变化,主场球队可以获得更大的收入比例,而这也使得更多资金流向了顶级球队。

戈德布拉特说道:“足协——几乎除了德国之外——对这一切都置之不理,这是一个巨大的因素。”

当他们发现的时候,金钱的影响力已经开始从球场转移到没有任何潜在限制的地方,比如比赛转播。1986年,贝卢斯科尼接管米兰,为他的私人电视台进入足球领域找到了一个切入点。他的理念彻底改变了人们对足球比赛转播的看法。这位意大利商人将意甲比赛视为潜在的“世界电视盛宴”,同时还认为因为顶级球队没有办法定期进行利润丰厚的比赛,而浪费了不断创造财富的潜力。

贝卢斯科尼一直试图打造欧洲超级联赛

贝卢斯科尼试图通过打造欧洲超级联赛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

虽然欧足联拒绝了这一提议,但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定局。改制后的欧冠联赛在1992/1993赛季进行,而它融合了不少与贝卢斯科尼相同的理念,包括品牌、欧冠主题曲等。英超联赛也是在1992年诞生的,同样也体现了类似的理念,而且有着同样的动机——获得更多的金钱——这绝非巧合。

已经离世的格拉汉姆-泰勒在当年说道:“人们认为成立英超联赛一定有很多想法,但其实没有……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就是基于贪婪。”

此外不应忽视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足球“增加收入的落后手段”——最终演变成为了现实中的悲剧,如海瑟尔惨案和希尔斯堡惨案——使得英格兰顶级联赛的革新是如此重要。比赛需要变革,而这样的变革需要资金的支持。因此,通过光鲜的竞争达成更好的转播协议,似乎成为最具说服力的方式。可问题是,它到底走了多远。原本被视为头号威胁的“落后手段”似乎已已经不再是足球最大的威胁。

“一旦英超联赛和欧冠联赛确立了自己的模式,其他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戈德布拉特说道,“当几乎所有的经济保障和规定都被抛弃之时,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而且,就在联赛内部保护被剥夺的同时,足球比赛的差距还被外部力量进一步拉开。

东欧国家时局变化,明星球员开始向海外谋求发展。1995年出现的博斯曼法案开始发挥作用,这使得球员在合同到期之后立即会成为自由球员。欧盟法院出台的相关法案,则禁止欧盟成员国和欧足联对外籍球员实施配额限制。索里亚诺表示,这些举措“让整个足球世界为之震动”。事实上,它创造了一个新的就业市场:一个庞大的劳动力市场。据戈德布拉特所说,这个市场比银行业更具“全球化”属性。

“即使意甲也只允许每支球队有三名外援,三名荷兰球员出现在米兰,人们都会觉得他们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国际化水平。然而现在,伯恩茅斯的‘国际化’水平都要高于此。博斯曼法案和创建全球劳动力市场对于足球世界,一直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还催生了一个全球化球探网络体系。”

即便是伯恩茅斯,现在都是一支非常国际化的球队

这其中存在的一个关键性问题,足球市场的全球化,使得监管变得更加困难。

足球金融专家基兰-马奎尔向《独立报》解释道:“看看足球经纪人的监管吧。国际足联在2016年表示,我们无法监控200个国家的情况,所以我们放弃了这一计划。”

它创造了另外一种自我延续的机制,一个最终将由最大机制驱动的机:欧冠联赛。欧冠联赛是人人都希望得到的东西,但它所需要的最低财务门槛,似乎比其他任何赛事都要高。如今这项赛事已经变得极具吸引力,以至于它的奖金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它改变了许多球队的发展,也改变了整个体育运动的比赛模式,它的影响力甚至已经大到了扭曲足球。

本赛季欧冠联赛中,只要出征了小组赛阶段的比赛,球队就能收获1525万欧元,杀入伊斯坦布尔决赛,则能够收获价值6225万欧元——这还不包括其他相关的奖励。热刺上赛季收入接近一亿英镑,这足以让他们超越切尔西,进入德勤足球财富榜的前十位。基兰-马奎尔说:“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参加欧冠联赛的球队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一亿英镑能够让你进行更大的投资。所以,突然间,你想要挑战这些财力雄厚的球队,你不得不想办法筹集一亿英镑的资金,而且这只不过是一个赛季的费用。”

巧合的是,1994/1995赛季布莱克本夺得英超冠军之时,球队老板杰克-沃克也正是投入了一亿英镑的资金。现在呢?投入一亿英镑就想夺得联赛冠军,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戈德布拉特说:“这有着很大的区别。诺丁汉森林并不是靠两次夺冠,才成为一支顶级球队,但现在两次拿到欧冠冠军,能够让球队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我们在较小的欧洲国家会看到这种情况,每个赛季有机会出战欧冠资格赛的球队——甚至都不用出现在小组赛阶段——他们能够获得在各自联赛不可战胜的领先优势。”

欧冠联赛丰厚的奖金,也让强者愈强

从奥地利到安道尔,它就是造就如此之多联赛班霸的根源。

欧足联的一位消息人士表示:“这对于小联赛的影响绝对是空前的。同时这也降低了它们对国内球迷的吸引力。因为越来越多的球员渴望加盟顶级联赛的球队。”

结果呢,这就是另外一种恶性循环。

“埃弗顿问题”

然而,欧冠联赛所要做的事情,远不止是创造巨额财富。它还创造了一个“足球之都”的概念——你可以称之为“埃弗顿问题”。

它形成了一个球员们趋向于加盟顶级欧冠球队的情况。显然,所有球员都希望能够在欧冠大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才华,并且收获成功。这就使得那些最富有的球队能够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不断收获表现最出色的球员。这也意味着即便像埃弗顿这样的有足够资金去支付球员工资的球队,仍然无法获得最好的球员——因为他们与顶级球队之间还是存在差距。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留住一名像卢卡库这样有能力在欧冠联赛中表现出色的球员。

现在的足球世界里,精英阶层并不允许他们以外的球队有时间和空间达到类似的水准。有太多的天花板需要去砸破,而且砸破这些天花板需要的资金根本是无法想象的。有记者曾统计过,过去八年时间里,英超BIG6球队从欧洲电视转播收入中获益达到了93%。

一些球队——比如瓦伦西亚和利兹联——试图通过巨额投资来打破自己与精英阶层之间的那堵墙,但结果却是让自己差点儿破产。

财政公平原则的引入试图阻止这一点,但它来得太晚了。它没有在欧洲足球中创造一个必要的竞争平衡,而是稳固了现有精英球队的地位。

“如果欧足联早20年出台类似的法案,我认为会有明显的不同。”戈德布拉特说道,“我认为,对于那些拥有大量资金和政治目的的海外投资者来说,这将是一种威慑。”

毕竟,是欧冠联赛的魅力吸引到了俄罗斯寡头商人阿布投身足球行业。同时他的到来,也带来了另外一个改变足坛财务状况的趋势:来自超级富豪的收购。

阿布掀起了超级富豪投资足球的热潮

解决这一问题,一个可能有效的办法是以整合投资的方式进行资金的再分配。2020年初,欧足联就在谈论,是否向没有参加2021年至2024年欧洲赛事的球队提供资金,从而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但是,这样的讨论再次导致利益相关者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由此产生的财务差异。同时,这样的模式似乎也给了欧洲超级联赛的出现,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一位消息人士表示:“我们必须保护竞争的公平性,并补偿巨额资金,唯一的机制就是团结那些没有参与欧洲赛事的球队。顶级球队总是在推动欧洲超级联赛。欧足联处境艰难,他们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但这真的不容易。结果通常是,他们说我们必须听取顶级球队的意见,给他们一些东西,以阻止他们去打造欧洲超级联赛。”

这就是目前足球世界所遇到的问题,也是束缚它往一个良性方向发展的枷锁。随着谈判的深入,欧足联不得不向顶级球队让步,从而让这些顶级球队获得更多的利益。每一次的谈判都使得顶级球队朝着超级球队的方向前进一步。因此,球队之间的差距变得越来越大,“弱肉强食”的局面也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

这也就是欧足联将那句“国际联军”是如此贴切的原因。

在这个几乎不受监管的全球足球市场中,只有少数球队能够拥有全球性的球迷基础和吸引力。而这又使得他们能够进一步发展成为其他球队无法达到的财政规模。

科特斯曾解释道:“对于南安普顿这样的球队来说,吸引顶级赞助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们不会去赞助一个无法参加欧洲赛事的球队。他们希望将自己的钱,花在具有最大球迷基础的球队身上。”

南安普顿这样的球队,根本无法得到顶级赞助商的青睐

当然,曼联是这方面的创新者,他们的创新可以分为两个阶段。首先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地毯式的营销。这就形成了索里亚诺所说的“良性循环”,也就是准许他们为球队注入更多的资金。接下来则是关于格雷泽家族的,更为复杂的第二阶段。他们将全球划分为不同的市场。这样的操作对西班牙顶级球队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们很乐于接受曼联的模式。

这也是英超BIG6球队争取更大比例国际转播权的原因。在2018年,他们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而承载这个愿望的平台,就是整个世界。

只有少数几支球队——曼联、巴萨、皇马、利物浦、阿森纳、尤文图斯、拜仁、米兰和国际米兰——能够真正从中受益。他们有着一个独特的全球球迷基础,这样一个现成的足球市场,是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复制的。其他任何球队——如曼城、切尔西和巴黎圣日耳曼——他们跻身精英阶层的办法,都是通过超级富豪的收购。

正因如此,波士顿红袜的扬努兹维斯基在2010年的一份电子邮件中恳请约翰-亨利收购利物浦,他表示,收购利物浦将成为“世纪交易”的代表。

所有这些因素在2010年左右开始结合在一起,将欧洲足球精英阶层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准,而这个水准只会越来越高。它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些精英球队的本质。

索里亚诺写道:“第三类收入来源的增长,最终导致球队模式的根本性转变,将足球俱乐部业务转变成为了全球娱乐业务。在这一点上,顶级球队不再像一个本地马戏团,而是一个迪士尼乐园。”

他们不再只是足球俱乐部,他们是极富魅力的内容提供者。

现在足球俱乐部的业务已经转变成为了全球娱乐业务

这也就是为什么“更多的莱斯特城”对他们没有吸引力的原因。这对他们自己所需要“创作的内容”并没有好处。索里亚诺表示:“一名著名的美国体育经理人曾告诉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没有看到你应该做的是,提升塞维利亚和比利亚雷亚尔这样的球队,让西甲联赛变得好看,并使之收入最大化。’当我听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很难想象何如让任何一种收入最大化,因为我想要的和我关心的是,巴萨能够赢得所有比赛,并且一直赢下去。不管‘联赛总收入’或者诸如此类的问题。”

当被问及足球是否比其他任何产业都更容易吸纳资本之时,卡尔德隆为《独立报》做出了更加通俗易通的解释。“嗯,也许是的。我认为这是你无法回避的问题。足球已经变成了一种娱乐。体育场就是大型电视机,有22名球员在进行表演。从某个层面来说,这就是娱乐业,而不是体育。”

显然,没有人会在意那些小剧场是否能够生存下去。

卡尔德隆也列出了一些顶级球队的,赤裸裸的观点:“这就是生活。”

在卡尔德隆看来,足球已经发展成为了娱乐产业

但真的需要这样吗?

这是足球世界里最大的矛盾——职业体育中自身利益与合作之间的矛盾。戈德布拉特哀叹道:“我发现那些顶级球队金钱的渴望是无止境的,我在想……这有什么意义呢?你在这里赚不了多少钱。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愿意投身到这个‘死亡漩涡’之中的球队已经越来越少了,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我真的认为,这些球队管理者陷入了一种自我毁灭的思维之中,他们为自己辩护说,我们必须有更多的前,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好的球队,才能有更好的比赛结果……但为什么会这样呢?在其他所有的经济领域,人们都试图超越他们的竞争对手,但很明显,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足球领域。”

“人们总是在分析某一支球队,但事实上我们应该去分析整个足球比赛。这是疯狂的资本积累,最终非常奇怪的是,只有极少数人在推动数百万人的集体体验。我们不能为了小部分球队的利益而让足球生态系统遭到破坏。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我们都应该想起足球的社会价值,以及它在社区所扮演的角色。我们有超级富豪,有超级球队,但我们正在摧毁足球的基础。 顶级球队并没有真正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

所有的这一切都意味着,现在的比赛已经没有太多的不可预测性。一切似乎都早有定论了。

责任编辑:

分享: